将性别视角纳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行动

文章正文
2020-04-01 10:44

新冠肺炎大流行,严重挑战着人类的生命健康,也对我们的社会和经济造成深刻冲击,而对女性冲击更甚。

性别盲目的决策和政策不仅更糟糕,而且通常也会失败。我们与决策者合作应对疫情,不仅会为妇女和女孩带来更好的效果,而且也会为每个人带来更好的效果。

政府以及私营部门,包括捐助者,在规划抗疫行动时,应确保获得按性别分列的数据,充分考虑性别观点,积极将性别问题专门知识纳入应对小组,并将性别视角纳入应对计划和预算资源。

新冠肺炎肆虐全球,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5时30分,中国以外200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69万例。

抗击疫情,女性冲在前线,医疗卫生人员、社区志愿者、运输和后勤人员、领导者、科学家等,女性每天都在为应对疫情作出重要贡献。在家中、在社区,女性也成为护理的重要力量。

新冠肺炎大流行,严重挑战着人类的生命健康,也对我们的社会和经济造成深刻冲击,而对女性冲击更甚。

近日,一些反应境外疫情女性困境与呼声的视频、图片在网上大量出现,引发广泛关注。

一位以色列妈妈暴躁吐槽网课:“新冠病毒没要我的命,网课先要我命了。”她有4个孩子,要在家同时上网课,只有两台电脑,要下载若干APP,画画、单簧管、数学……仅仅到第二天,APP上未读信息就令她抓狂了。

一位4孩美国妈妈去超市购买纸尿裤,面对空荡荡的货架,这位年轻妈妈在视频中哽咽着说:“纸尿裤都被抢光了,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没口罩还在坚持工作!法国电视一台近日播放的一段视频让无数人动容。视频中,一位收银员含泪坦言自己也害怕感染新冠病毒,怕把病毒带回家,但她随即表示:“我们在这(上班)是为了其他人能来买东西。如果我们不在,大家要买吃的就困难了。”总统马克龙对这位收银员表示感谢,再次强调法国正在努力生产口罩和免洗洗手液。

疫情急剧恶化让美国许多地区的医护人员工作压力剧增。3月24日,一位密歇根州的重症监护室护士在谈到自己的工作压力时,几近崩溃。“基本上,在过去的13个小时里,只有我一个人在治疗两名病情严重、带着呼吸机的病人。而在接下来的很多个月中,这样的工作场景将成为我的日常。我感觉我已经要崩溃了,请大家严肃看待这件事吧!太糟糕了……”

娜塔莉·西尔维是伦敦一家医院的主治医师,她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传了一张脱了口罩后的照片。娜塔莉透露,自己在前线工作了一天,接触的都是一些新冠肺炎重症患者,口罩戴了9个小时,有些筋疲力尽。

3月23日,意大利一名感染新冠病毒的女护士自杀身亡,近日她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工作。隔离期间因担心感染他人而产生巨大心理压力。

疫情之下,救助新冠肺炎病人成为第一要务。但在此过程中,仍然要考虑女性的特殊需要,充分听取女性声音,并重视女性在决策和执行中的领导作用,这将有助于加强社会对于疫情的整体应对能力。

联合国妇女署副执行主任安妮塔·巴蒂亚指出,新冠肺炎对女性的打击最大。世界各国政府正在努力控制新冠肺炎的流行。虽然一些对策已经表明了对女性声音的考虑,但性别问题尚未影响主要是男性领导人正在作出的决定。

对女性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更大

联合国妇女署指出,疫情虽然对所有人的经济和社会影响都很严重,但对女性来说更是如此。

许多正规经济行业直接受到隔离和封锁影响,比如旅游、餐饮、制造业、食品生产,而这些行业中女性劳动者比例非常高。

在世界各地的非正规经济和农业中,女性也占很大比例。无论是发达经济体,还是发展中经济体,许多非正规部门的工作——家庭佣工、照料者,大多由女性承担,而她们通常没有医疗保险或医疗保险不足,没有可依赖的社会安全网,陷入经济和医疗双重脆弱境地。

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关闭学校、儿童保育设施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,女性从事有偿工作面临额外的障碍。在全球范围内,女性的平均薪酬仍比男性低16%,一些国家的薪酬差距上升至35%。在这样的危机时期,女性常常面临不公平的选择,有时甚至是不可能的选择,被迫放弃带薪工作,在家照顾孩子。这既有传统性别分工的因素,也有男性收入往往比女性高的考量,权衡之下女性不得不放弃工作,在家照顾孩子。

令人担忧的是,单亲母亲处境尤其艰难。

女性的家务劳动成倍加重

“大多数医疗卫生工作者是妇女,这使她们处于最高风险。她们中的大多数也是家庭照顾者,继续承担着照护的负担,这在正常时期已经不成比例地高了。而疫情让她们承受了更大的压力。”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指出。

平均来说,即使在新冠肺炎发生之前,女性在家做的无偿护理工作是男性的三倍。现在,由于孩子失学,在家的母亲可能仍在工作,许多女性成为教师和照料者。有孩子的正规部门女性雇员正在承担以下一个或多个方面的劳动:工作、儿童保育、家庭教育、老年护理和家务。

《欧洲时报》援引法国《费加罗报》报道称,即使夫妻二人同时在家工作,家务重担往往压在女性身上。隔离期间,工作压力和成倍增加的家务让女性喘不过气,给女性带来沉重的精神负担。除了精神负担外,女性还承受着“情感负担”:要对家庭成员负责,解决家庭争端,还要营造良好的家庭氛围。

另外,对女孩的影响也该引起警惕。学校转向在线或远程教学后,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,男孩可能在继续学习,而女孩可能会去照顾弟弟妹妹或爷爷奶奶。

对孕妇、哺乳期妇女和老年女性的健康产生特别影响

在医疗资源不堪重负,被迫转移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情况下,女性可能很难获得急需的产妇保健服务。同时,避孕和其他需要的服务也可能会中断。

埃博拉和寨卡等其他疾病暴发的最近经验表明,这种暴发转移了妇女所需服务的资源。当卫生服务捉襟见肘时,妇女获得产前和产后保健以及避孕药具的机会就会减少。另外,孕妇和哺乳期妇女被排除在疫苗接种之外。

老年人处于疫情高健康风险之中,患病和死亡比例都非常高。全世界的老年人中女性居多,尤其是80岁以上的老年人。但她们的养老金往往较低,购买护理或其他服务的可能性也较小。由于不会使用网络购物或缺失网络购物,独居缺乏照顾的老人,或者不能外出,或者出门购物增加感染风险,生活处于非常困难境地。

同时,在许多国家,拥有医疗保险的女性比男性少,这也影响了对女性的检测和医疗。

隔离措施可能导致家庭暴力、网络性侵和暴力增加

妇女的人身安全也可能面临危险。隔离、扩大社交距离、行动自由限制,这些抗疫所需的条件,会被施暴者所利用,为其施暴提供方便。

“家庭暴力和性剥削程度在家庭因安全、健康和金钱担忧,以及因狭窄和受限的生活条件而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时,急剧上升。”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说,我们经常在拥挤的难民营中的流离失所者中看到这种情况。

联合国妇女署披露,来自一些受影响社区的报告显示,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了家庭暴力增加,有的地方甚至增加了两倍。

网络性侵和暴力已成为互联网不可忽视的问题,疫情期间移动限制增加了女童在线游戏和聊天室的使用,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领域。

女医务人员感染风险高,卫生用品的特别需求可能被忽视

由于一线医疗卫生工作者特别是护士大多是女性,她们感染的风险更高。据统计,全球卫生力量大约67%是女性。因此,在确保为所有护理人员提供安全防护条件时,要特别关注女医生、女护士和女护理人员的特别需要,如卫生巾等月经用品。这些用品可能很容易和不经意间被忽视,但对确保她们更好开展工作必不可少。

截至3月30日,西班牙已有1.2万名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病毒,意大利的这个数字是8000多。西意等国的医务工作者在打极其悲壮的殊死战斗,其中,很大比例是女性。她们严重缺乏防护装备,面临可能失去生命的风险,长时间不间断工作,持续增加的死亡病例,选择性救治,使她们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。

应该纳入性别视角

关于新冠肺炎,目前缺乏足够的按性别分列数据,包括不同的感染率、不同的经济影响、不同的护理负担以及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等的发生率。但以往重大流行病的经验,也向我们指出了应该注意的弱点和积极预防的具体优势。

2014年~2016年在西非国家几内亚、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暴发的埃博拉疫情,以及2015年~2016年在拉丁美洲暴发的寨卡疫情,提供了基本的、性别化的公共卫生和社会经济教训。像现在一样,这些疾病暴发中的妇女既面临健康风险,也面临经济风险。联合国妇女署引入性别视角,在当地开展一些行动,取得了积极成效。

“性别盲目的决策和政策不仅更糟糕,而且通常也会失败。我们与决策者合作应对疫情,不仅会为妇女和女孩带来更好的效果,而且也会为每个人带来更好的效果。” 联合国妇女署副执行主任奥萨·雷格内强调。

关键行动领域

联合国妇女署建议,政府以及私营部门,包括捐助者,在规划抗疫行动时,应确保获得按性别分列的数据,充分考虑性别观点,积极将性别问题专门知识纳入应对小组,并将性别视角纳入应对计划和预算资源。

第一,确保将女医务人员的需求纳入应对工作的各个方面。作为个人防护设备的一部分,不仅包括口罩、防护服等装备,还要确保她们可以获得月经卫生用品,如卫生巾和卫生棉条等。这将确保她们在已经充满挑战的情况下不会面临不必要的不适。

在可能情况下,为有护理负担的女医务工作者提供灵活的工作安排。同时,政府要安排专业人员,提供心理疏导服务,缓解医疗工作带来的巨大压力和不断面对死亡的心理创伤。

另外,社区志愿者、运输后勤人员、清洁工、洗衣工、警察等工作在一线的女性人员数量庞大,她们的安全和需求同样需要关注。

困境之下,希望之光令人欣喜。除了政府为医务工作者在努力寻求防护装备外,一些私营部门也开始采取支持行动。意大利多家连锁超市近日共同发起一项倡议,为前来购物的医务工作者提供便利,后者无须排队进超市。上述倡议已经在罗马和其他一些城市展开。英国一些超市连锁店宣布,他们将限制顾客每次只能购买三种食品,以便一线工作者能够买到食物。

意大利有志愿者自发组织起来,为医护人员的衣食住行提供便利。除了物质上的实在支持,专业人士同样在精神上支援着一线人员,帮助其应对在目前的紧急状态下承受的强大心理压力。

第二,确保为所有家庭暴力受害者提供的热线和服务被视为基本服务,并保持开放,使执法部门对受害者的电话求助作出及时反应。确保为妇女庇护所提供足够资金,以便为需要摆脱暴力关系的妇女提供庇护所。

以加拿大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为例,他们将为女性家暴幸存者提供的庇护所列入基本服务清单。鉴于亲密伴侣暴力杀害女性的比例较高,这将确保不会在隔离期间无意中造成更多的伤害和死亡。

应投入资金和人员,特别是教师和专业人员,引导女孩警惕网络性侵和暴力,并通过社交媒体解决所遇问题。

第三,救助和刺激方案必须包括相应社会保护措施,反映对女性特殊情况的理解和对护理经济的认可。这意味着确保为最需要的人提供医疗保险福利,为那些因在家照顾儿童或老人而无法上班的人提供带薪假。

政府既要认识到女性所作贡献的巨大性,又要认识到许多女性的脆弱性。这包括将重点放在女性任职人数过多和报酬偏低的部门,如日工资收入者、小企业主,从事清洁、护理、出纳和餐饮业者,以及在非正规经济部门工作的人。对于非正规部门,应专门给予经济支持和救助。

第四,政府和私营部门领导人必须找到一种方法,让女性参与应对和恢复方面的决策。无论是在地方、市还是国家一级,将女性的声音纳入决策将产生更好的效果。许多研究和实践证明,观点的多样性将丰富最后的决定。

除此之外,决策者还应利用女性组织的力量。争取女性团体的参与将有助于确保社区作出更有力的反应,因为她们的庞大网络可以用来传播和扩大社交距离信息。

例如,埃博拉的控制曾得益于妇女团体的参与。在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,联合国妇女署依靠当地妇女网络,开展社区动员运动,引入性别视角,通过提高认识、社区外联和培训,通过不同媒体,包括广播和短信、与其他妇女交谈,传播了有关埃博拉预防、病例管理和反羞辱等值得信赖的信息。

第五,捐助者将性别视角纳入其支助。加强而不是削减对两性平等措施的支助,要为妇女服务的组织提供援助,以加强有关组织的反应能力。

第六,政府应对老年人提供支持。要了解每位老年人的具体境况,知悉他们是孤立无援还是有人支持。如果他们独自居住,被告知不要外出,是否有计划确保有人给他们提供支持,比如提供购买生活用品和药品、送医等服务。目前,美国、英国等国超市已确定一定时段,专门为老年人服务。

同时,老年人护理服务通常由妇女提供。如果老年人染病在家隔离,政府需要提供支持,确保护理者不被传染,并为护理人员提供相应报酬。

第七,保障妇女和女孩的基本保健服务,包括性保健和生殖保健服务。必须提供持续的产妇保健服务,以避免与出生有关的死亡死灰复燃,并在开发和使用包括疫苗在内的所有医疗产品中,使孕妇和哺乳妇女都有平等机会。

第八,决策者必须关注人们家中发生的事情,支持男女平等分担家务负担。现在,在世界许多地方,这是改变家庭中传统性别角色的一个很好机会。政府可以号召男子和男孩,以确保他们在家里尽到平等责任,减轻一些不成比例地落在妇女身上的家务负担。

疫情给我们带来巨大压力和挑战,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采取激进积极行动的机会,以纠正女性工作和生活多个领域长期存在的不平等现象。政府、私营部门、社会组织、每个人,值此悲情时刻,都勇敢行动起来,团结起来,让善良、无私和人道主义光辉点亮世界。关爱每个人,不放弃任何人,让妇女、老人、儿童和残障人等特殊人群感到安全温暖,疫情之后,相信我们的地球村会更美好、更强大、更平等。(于怀清)

文章评论